万里90高龄时仍活跃在网球场(图)(2)


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相对比较缓慢,其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可以说是万里一手推动的,并为此付出了巨大心血。现在打网球的人多起来,这几年我国运动员在世界网球赛上还取得了成绩,排名也有了明显的跃升。试想30年前,打网球可以说是很难得的。

万里给我们讲过他修网球场的故事。北京修建第一片网球场地是在上世纪50年代,就是现在坐落在国家体育总局院内的北京网球馆。那时,万里任北京市副市长,同样酷爱网球运动的铁道部长吕正操、国家体委副主任蔡树藩,他们三人分别负责出钱、出地、出工料,共同修建了两片黄土沙地混合的室内网球场地。随后,北京先农坛网球馆也落成。“文革”期间因为修网球馆,还被视为“封、资、修”的黑货遭到批判。在修建北京国际俱乐部网球馆时,正是“文革”期间。万里刚刚解放,恢复工作,他提出要修建一个国际标准的网球场馆。军代表不同意,说网球还要什么馆?浪费资金。但万里说北京冬天冷夏天热,秋冬风沙大。如果不修室内的,外国人就不愿意打,使用率会很低。在他力排众议下,这个网球馆终于建起来了,成为北京一个对外交流平台,许多外国使节和使领馆工作人员都在这里打网球。老布什作为美国驻华联络办主任,是这里的常客,他经常回忆起在网球馆打球的情景。万里也利用这种场合随意和他们约打网球,并和他们成为朋友。凡是在中国会打网球的国际友人,没有不知道这个网球馆的,都跑去打球,对这个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当然,也没有人不知道万里喜欢这项运动的,并对他的球技赞不绝口。

万里一直大力提倡网球运动。1978年,万里出任安徽省委,工作千头万绪。他经常顶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视察,致使多年的皮肤病犯了,皮肉和衣服粘连在一起,秘书看着都掉了泪。即便如此,万里也没有忽视网球和桥牌的力量,其中的一项工作仍旧是网球。他亲自创建了安徽省第一支专业网球队伍,修建了6片室外网球场,先后从其他省市调来几个优秀网球运动员。当时也有人向上写告状信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万里根本不管那一套,他处之泰然,因为他没有耽误过一次工作。他主张劳逸结合、加强锻炼,不但提高了工作效率,同时大大推动了安徽省网球运动的开展。

万里初进中央工作,正值改革开放初期,国务院工作十分繁重。他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,抽空打会儿球。他说这样可以一举两得,运动完了脑子很清楚,吃点饭,又可以工作到深夜,有时甚至通宵达旦。初到中央工作的时候,万里专门向他介绍了网球和桥牌这两项运动,还把自己最好的行头送给他,鼓励他再忙也要打球。直到现在,还说网球使他受益终身。过去是打乒乓球的,调中央工作以后,万里也多次让他学打网球。最终他还是听从了万里的劝告。万里也经常告诉我们和家里的工作人员热爱网球和桥牌运动的好处。

万里1993年退休后,一周安排四次网球、三次桥牌。除了阅读文件外,他还订阅了许多书报杂志,其中《体育报》和《网球》、《桥牌》是他最喜欢看的报刊。当看到有关网球和桥牌的重要信息时,万里都有意识留下来,抽空告诉我们或留给我们看,共同分享这些信息和快乐。

小球带动大球。万里曾经与美国总统老布什、澳大利亚总理霍克、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及其他国际友人、爱国华侨等交过手。在访问澳大利亚时万里输给了霍克总理,他风趣地说:“本来旗鼓相当,在中国我赢了他,不能都赢,要互相给面子。”他开玩笑地说,在外交场合,没有妥协是不行的。老布什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时,和万里经常在国际俱乐部相遇。他当选总统后,来中国访问时又专门约万里打网球。那年万里已经70多岁了。这场比赛打得很激烈,棋逢对手,双方实力相当,万里虽然旗开得胜,但比分一直很接近。赛场气氛既友好又紧张,我们全家都到现场观看了比赛。最终彼此各输赢一盘,既公平又合理,用大家的话说,这是一场纯粹的友谊赛,带有政治色彩,又毫不政治化。他们既是竞争的对手,又是网球的朋友。语言、输赢对他们并不重要,而友谊才是重要的。新年时节,老布什回国后,专门寄来他全家福的照片,上面有老布什亲笔写着的,“那是一次私人的、值得永久回忆和纪念的比赛。”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